让中外高贤显身手,保护知识产权是抓手

2020-03-07 07:35

  听到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IMEC)负责人的介绍,李克强总理接过递到他手中的一片黑胶唱片大小的芯片,摘下眼镜,端详良久。当地时间10月18日上午,李克强在访问比利时并在此出席亚欧首脑会议间隙来到鲁汶市,在比利时副首相兼经济大臣皮特斯陪同下参观了这家研究中心。

  值得关注的是,该机构在人才遴选方面所具备的国际化视野——4000名研究人员,分别来自全球近80个国家。

  回溯历史可以感受到,20世纪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推进,跨国人口流动日益频密,其范围逐渐覆盖五大洲。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全球性人口流动中,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之间为争夺高学历技术人才的竞争,日趋白热化。美国学者戴维•巴勒特(David L. Bartlett)甚至惊呼,这是“争夺人才的全球性战争”。

  放眼整个世界近现代史,专业技术人才的跨国迁徙,数见不鲜。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早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美国从逃离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的难民中遴选3000余名科学家,这些人在二战期间为美国研制原子弹做出了突出贡献。

  中国学者梁茂信认为:专业技术人才的跨国性迁移的根本性因素,还在以市场经济为核心的经济全球化进程,以及由此引发的发达国家经济的革命性变革。与美国相比,欧洲发达国家在吸引科技人才的政策实施方面起步较晚,但到20世纪末期,欧盟地区成为另一个高科技人才聚集的高地。

  荷兰规定,来自欧盟成员国的高技术劳工,可在10年内享受每年减免所得税30%的优惠。1998年,法国实施“科学签证”计划,符合规定的外国科学家和工程师可自由就业。比利时和瑞典等国,也不遑多让,其官方语言虽非英语,但也开设英语课程,希冀招收更多的讲英语语言的外国留学生。1999年欧盟成员国在意大利的博洛尼亚省签订《博洛尼亚宣言》,其目的就是增强欧洲高等教育体系的国际竞争力。

  可以说,他们是新观念、新思想和新技术的创造者,也是其所在国家未来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中的精英。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一针见血地指出:“高技术的人力资源,对知识的发展和传播至关重要,构成了技术进步与经济增长、社会发展与环境改善的桥梁。”

  “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当年拿破仑就格外重视专家学者。拿破仑远征埃及时,带了一个由175名专家学者,其中包括21名数学家、3名天文学家、17名民用工程师、13名博物学家和矿业工程师、13名地理学家、3名火药师等。行军中,为确保专家学者的安全,拿破仑下令,“让驴子和学者走在队伍中间”。拿破仑叱咤欧洲政坛时,他周边就汇聚着绝顶聪明的头脑。他定时邀请科学家与他会面,倾听最新的研究成果。

  “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 虽然中国人才资源数量位居世界第一,但高层次人才尤其是一流领军人才仍较匮乏。要实施人才强国,推进科技创新,需要大量来自全球的优秀的科学家、工程师等。

  改革开放以来,各级政府很善于招商引资。如今,各级政府更要优先学会招才引智:首席科学家、世界级科技大师、风投资企家……不一而足。

  国际媒体注意到,本次出访期间,中国总理在多个场合频频提及知识产权,并重申中国政府将会以更大力度保护知识产权,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这是政府工作报告层面首次提出这样的制度,也是符合司法精神的。

  在2018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中国总理表示,坚决依法保护知识产权。这不仅是履行国际规则,也是中国创新发展的内在需要。

  中国领导人强调:外国专家如果遇到侵犯知识产权等问题,可直接向有关部门或各级政府提出来,中国将高度重视、严加惩处。

  国家外国专家局此前的一份调查显示, 15.5%的外国专家认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比国外好,27.7%认为和国外的情况差不多,认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外国专家达43.2%。认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工作比其所属的国家做得更差的外国专家达到36.3%。

  要招才引智,让来自中外的千里马竞相奔腾,除了要有“千金买骨”的决心,还要营造公开、透明、可预期的制度环境,按市场规律和国际通行规则办事。惟有如此,各路高贤方能大展其长。(崔向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