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进互信,中日关系再现温煦

2020-03-07 03:42

  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安倍。习近平强调,双方要开展更加深入的战略沟通,发挥好两国多层次、多渠道的对话机制作用,准确把握对方的发展和战略意图,切实贯彻践行“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加强正面互动,增进政治互信。要重信守诺,按照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双方已达成的共识行事,建设性地处理矛盾分歧,维护好中日关系健康发展的政治基础。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两人共同会见记者;共同出席第一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

  李克强表示,此次论坛期间,两国地方政府、金融机构、企业之间签署了50余项合作协议,金额超过180亿美元。这充分说明,两国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广阔,必将成为中日务实合作的新支柱。

  有媒体注意到,安倍在与中国总理共同会见记者期间,秀了一下恶补的中文: “谢谢李总理,谢谢大家。”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安倍26日在北京举行的日中企业相关人士参加的论坛上致辞,提及汉字、佛教、社会制度、城市建设是从中国流传到日本,称“中国很长时间都曾是日本的榜样”。他介绍,在日本的高中,学生将中国古籍作为“国语”的一部分来学习。他表示,“‘汉文’(中国古籍)的深奥丰富了日语,我自己也从‘汉文’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735年4月26日,日本遣唐使吉备真备(695~775年)向日本朝廷进献从中国带回的“大礼包”。《续日本纪》这样记载:“献唐礼一百卅卷、太衍历经一卷、太衍历立成十二卷、测影铁尺一枚、铜律管一部、铁如、方响、写律管声十二条、《乐书要录》十卷,弦缠漆角弓一张、马上饮水漆角弓一张、露面漆四节角弓一张、射甲箭廿只、平射箭十只。”

  吉备真备搜集日本急需的书籍、文物、武器等,并打包回国,实属罕见。而他对日本最大的贡献,是参照汉字偏旁,创制了片假名,并与另一位留学生大和长冈共同修订二十四条律令。

  “为法事也,何惜身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一千多年前,大唐与扶桑远隔沧海,造船与航海技术低下,鉴真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历尽艰辛东渡日本。

  鉴真和尚的精神,备受称道。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说,由于鉴真东渡,日本和中国的文化联系至今坚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赵朴初赞曰:“当年身入惊涛去”、“兄与弟,倍相爱”。

  邓小平访日期间,视察了新日本制铁的君津制铁所和松下电器产业(现在的松下)的电视机工厂。他对松下创始人松下幸之助表示:“希望你们提供合作。我们想做同样的事情。”松下爽快地答应道:“邻居变强大是好事。”

  十年前的“5·12”大地震发生后,日本以“抢跑”速度实施救援,当日本救援队队员向中国遇难同胞默哀的照片出现在互联网上时,中国互联网上迸发“感谢日本”热潮。中日两国网友一起“看着长大”的日本运动员福原爱,当年用一口“东北味儿”的普通话,批评日本派去的救援人数太少,“地震的新闻看得我吃不下饭了,心疼得真不行了。日本去了60个人(救援),这哪够啊,我也去啊,起码61个人。”

  3.65万亿日元(约2551亿人民币),这是自1979年以来日本对华援助总额。而ODA援建或部分支持项目的名单,很长——京秦铁路电气化改造、北京首都机场、上海宝钢、武汉长江第二大桥、安徽黄山仙源镇河道整治工程、黑龙江省防止焚烧秸秆改善空气项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作出表态:“日本对华官方资金合作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日本也从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天地之大德曰生”“好生之德,洽于民心”。这种“生生之道”,一直在滋养中日两国国人,也是两国领导人携手为民众谋福祉的源泉。

  现在,中国已成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则是中国第二大贸易对象国和最大的外资来源国,两国间贸易额达3000多亿美元,2017年人员往来超过1000万人次。在经济全球化的语境下,日货中有国货,国货中也有日货。

  虽然中国的GDP已超过日本,但人均财富只及日本的几分之一。而日本的高端制造和“职人(工匠)精神”在世界首屈一指。两国推进科技创新、节能环保、养老医疗、财政金融等领域合作,继续开展外交、宏观经济、财政、商务、文化、防务等各部门间对话与交流,正当其时。

  “一期一会,难得一面,世当珍惜。”中日两国既然是搬不了家的邻居,就应该以兄弟情谊相处,毕竟远亲不如近邻。新的形势呼唤新的思维,更需新的行动。珍惜机遇,走好中日关系新航程,这是为政者的责任,也是民众的期待。

  诚如日本作家池田大作所言:“日本青年和中国青年应当能够携起手来,含着微笑,为建设光明世界而努力,而所有亚洲人民便能够以这样的日本和中国为基础守望相助。”(崔向升)